那是幾天以前的事情了,卻依舊清晰在眼前。

晚上在圖書館念完書之後,和無尾熊依舊如往常一樣,8點離開

不過那天稍微耽擱了一點時間。

 

 

在度小月之前轉過彎,繞進巷子裡,一直直走…

還有很多的話題和無尾熊說不盡,從觀光旅遊聊到當地名產。

「九份現在好像很多日本人去耶!」我驚奇的對無尾熊說。

「九份是…芋園最初名對吧!」無尾熊問我。

一想到小時候去九份,模糊的記憶便往上浮現,記得有海洋(?)

可是我卻不喜愛芋園的滋味

 

 

走到地下道之前,我對無尾熊說的最後一句話是:

「吼~我好想去日本玩喔!」

過了馬路,一到地下道的門口沒有幾公尺,奇蹟發生了。   [奇蹟??= =]

すみません

一位綠衣服和我差不多高的中年婦女對我開口

不等我和無尾熊回神,她繼續拿著地圖只給我看,然後不停說著subway....subway

不過她指的是士林捷運站,地下道,正確的來說台灣應該沒有。

但是我略懂她的意思,便對著她疑惑的神情點點頭。

只是簡單又白吃的說了I know.

她卻笑了好開心,不過無尾熊也迷惑了。

無尾熊以為subway是那個吃的潛艇堡

我想現在廣告的感染力也太深了,只會害人聯想到吃的。

走到捷運站後,其實婦人身旁有一位歐吉桑跟著

我一開始以為是夫妻一對,但是後來也變得不確定了。

她叫他是叫

おどうさん

所以是父女還是夫妻我也搞不清楚了。

 

他們第一次買票,顯然搞不清楚。

 

於是我和無尾熊也是熱心的幫忙,買票還有進站。

 

他們不知道感應了就可以進來,婦人急著幫他的同伴,自己也沒進站。

 

看著被卡在門外的他們,我和無尾熊也著急。

 

Go there and ask for help.

 

我便指向詢問台,後來他們總算是順利進站了。

 

 

接下來,無尾熊的戲分就這樣結束了。

 

她往北車的方向前進了,我就帶著這對可愛的老夫妻進入往淡水的捷運上。

 

 

 

其實我也迷惘我說的英文他們懂不懂。

 

他們又問了我到士林有幾站,我也只是只給他們看。

 

こち

 

 

這個最有趣了,我向婦人說明對面是往Taipei Station

 

而且比了往淡水的方向給她看,雖然不是很懂她快速一串日文在說什麼。

 

可是她卻有滿意的表情點點頭,便對他的伴侶說些日文。

 

接下來的靜默讓我這好奇心開始萌芽,不會日文,但是真的很想知道他們從哪裡來。

 

Where do you came from?

 

這是我沒說但在心裡揣測的話

 

到了士林站之前我都一直在他們附近,也不顧慮到車上周圍的人對於我們三個有什麼看法。

 

很快的,士林到了。

 

婦人對我笑了笑,走向我用認真的表情對我說:

 

ありがとう

 

 

我也點點頭示意,但是他的手卻伸過來放在我手上。

 

我又開始不解了

 

於是我大力的搖頭,心想著,我不要報酬呀!

 

婦人一串日文又開始了,這次我聽到會的只有「氣持」兩字。

 

心中想:可能是說這是我的一點心意吧。

 

我看見掌中的20元台幣,應該是剛才買票的零錢。

 

可愛的婦人呀,但是我也不需要這零錢呀!

 

 

你能不能走到你的目的地比較讓我擔心吧!

 

 

但是就這樣矜持一點點時間,捷運的門就要關了,我也只好點頭。

 

這回換我主動出擊

 

さようなら

 

她便點個頭也說

さようなら

就這樣,他們出站了。

 

能不能走到目的地,應該是可以的。

 

但是我在捷運上呆愣了快要兩站,才恢復正常的把20放入錢包中。

 

心中還在想到底該不該花那個錢。

 

 

隔天告訴無尾熊,她笑說:「我們真的幫了他們很多忙呀!」

 

可是不也是搭個捷運而已嗎?

 

人來到人生地不熟的環境總是怕怕的,但是卻才能激發那個勇氣去問路。

 

 

對於這次奇妙的經驗,我也印象深刻。

 

婦人有趣的笑臉還印在我的記憶中。

小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